撰文 | 李游  昨天(10月11 - 欧华开户
欧华开户

    起底复旦首任女书记:曾是上海“市花”(图)

    撰文 | 李游  昨天(10月11日)晚上,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忙着关注“打虎女将”黄晓薇的职务变动时,获悉另一位政坛女将的职务也有了调整,调整事关小伙伴母校一把手。  果然,官方今日(10月12日)下午宣布了消息。焦扬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她此前是全国妇联副主席。焦扬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由复旦人出任一把手,复旦师生认为是好消息。  首任女书记  10月12日下午,复旦大学在光华楼吴文政报告厅举行全校教师干部大会。  中央组织部干部三局局长赵凡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焦扬同志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决定。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沈晓明,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徐泽洲出席会议并讲话。校长许宁生主持会议并讲话。干部大会(复旦大学官网图)  焦扬是复旦大学首任女性党委书记。所以看到复旦大学官网的新闻通稿,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最关心组织评价。代表中央到复旦宣读任命的赵凡是这么说的:  焦扬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大局意识和组织观念强,经过多岗位历练,领导经验比较丰富,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思路清晰,处事干练,抓工作有韧劲,事业心责任感强,勤奋敬业,为人正派,作风务实,性格开朗,有亲和力,要求自己比较严格。中央认为,焦扬同志担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是合适的。  这段评价可对照焦扬的履历来看:复旦大学官网更新的简历  另外,沈晓明代表教育部指出,焦扬同志曾在复旦大学学习、工作七年,对复旦大学怀有深厚感情,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强,政策把握水平高。徐泽洲代表上海市委也肯定,焦扬“政治立场坚定、党性观念强”、“党务工作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  上海市“市花”  对这次履新,焦扬说:“离开三十年,重返复旦园,既是一次为党工作的机会,又是一次再学习、再提高的机会。”焦扬(复旦大学官网图)  实际上,不论对复旦还是对上海,焦扬都是“熟面孔”,尤其是后者。此番回归上海,距其离开不过三年。2013年10月,时任上海市妇联主席焦扬,当选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2015年7月,当选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如果从入学复旦算起,今年59岁的焦扬此前已在上海学习、工作、生活30多年,人生过半岁月都在沪上度过,说得一口上海话。外界对她的评价许多都与上海有关,她曾被称作“城市的女儿,上海的名片”,还有人评价说,“上海有两朵市花,一朵是白玉兰,一朵是焦扬。”  对“市花”的评价,焦扬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说:每次打开google看到自己被称为“市花”很不好意思,“真恨不得他们马上把网页撤掉。”  焦扬在上海期间的履历中最突出的一段,是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2003年,SARS疫情爆发,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出常态化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焦扬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位省级政府新闻发言人,直至2008年初正式卸任。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焦扬  在有关SARS疫情的新闻发布中,焦扬最著名的一句话是“上海是安全的”。这句引发世界关注的话语背后,是在全世界都关注上海疫情时,上海市通过卫生部邀请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到上海来检查。WHO提出不要带记者,焦扬坚持要带记者,不光带中国记者,还要带外国记者,并且她坚持WHO官员走到哪儿,记者跟到哪儿。  在担任新闻发言人的近五年时间里,焦扬就上海机动车管理、上海水污染、社保基金案等重大事件的棘手提问,一一作出了回应。在发言人制度上,她还开创性地推出了“首问负责制”,“不向记者说无可奉告”等“铁律”,以自己独具的亲和力,赢得了外界的广泛尊重。“微笑,沉着,得体”是当时记者对焦扬的普遍印象。  引老市长朱镕基的话  在担任上海市新闻发言人期间,焦扬鲜少接受媒体采访。  2005年破例接受家乡淄博的媒体采访时,她说:“我是一般不接受采访的,起初当发言人时我就向媒体定下了规矩,一要报道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意义,二要报道好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三是不能炒作新闻发言人。今天家乡媒体来了,我就破例一次了!”  对此,她曾解释说:“新闻发言人虽然是个公众人物,但最重要的是信息,而不是个人形象,如果公众过于关注新闻发言人,信息本身就可能被淹没。”  1979年,在山东省委工作了2年多的焦扬,背着单位和父母悄悄复习功课,最终以济南文科第一名考上复旦大学。在接受家乡媒体采访时,焦扬回顾了自己入读复旦前的经历:  “我在淄博六中上学时,每门成绩都是优秀,连良都没有得过。同时我也是绘画、表演、体育等各种活动的爱好者。我觉得应当从小打下基础。”  “我喜欢看书,在周村南阎镇知青点插队时,我只有40多公斤,和男同志一样拿最高的工分,每天坚持看书到23:00。”  卸任新闻发言人后,焦扬担任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与书打交道是重要的工作内容。自2005年起,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大事。焦扬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上海书展门票收入最终全部返还给出版社。“我常常和我们的同事说,记住上海老市长的话,要‘长袖又善舞,精明又高明’,这种小的让利,绝对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好书。”  焦扬说:“朱镕基在上海做市长时,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处长。他曾经批评上海人,‘精明不高明,长袖不善舞’,有这么好的舞台,不演出波澜壮阔的话剧,根本在于不够开放、不够大气、不够宽容。”  曾指出妇联边缘化  身为女性官员,焦扬对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也有自己的理解:“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妇联工作经历,也是焦扬的重要经历。焦扬曾对媒体谈过对妇联角色的理解:第一是维护者,为妇女姐妹维护权益,这是妇联的天职,也是它存在的理由,如果不能为妇女维权,妇联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第二是发言人、代言人,女性的代言人,要大声发出声音。  她当时表示,各级妇联为维护女性权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发声不够,在社会上的声音很小,以至于妇联组织不知怎么就被边缘化了。因此,一到妇联,她就建立了上海市妇联新闻发言人制度,新闻发言人发布会每月一次,碰到妇女或儿童性侵,随时要发声。  在其履职期间,就上海女童校园性侵案件,上海市妇联曾第一时间发声,并邀请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就如何保护女童探讨家长的责任、社会的责任、政府的责任。焦扬在发布会上  转入全国妇联任职之后,焦扬还曾就废除嫖宿幼女罪发声。焦扬称,出于对幼女人身权利保护的充分考虑,全国人大废除嫖宿幼女罪,加大了对性侵女童违法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有利于对幼女的统一保护,也能充分体现对幼女特殊保护的立法精神。  自曝很会做饭  工作之外,焦扬在公开采访中偶尔也会谈到家庭,她的女儿也毕业于复旦大学。  对女儿,焦扬认为在品行教育方面自己花了很多的工夫。她曾说:“那时候每天晚上临睡之前讲故事,那都是我必须要做的功课,所以在孩子五年级以前我关心还是比较多的,当然功课我不会更多的管。”身着旗袍的焦扬  焦扬很注重培养女儿的独立性,四年级时她就让女儿自己乘公交车上学,五年级读完,六年级开始就住校,一直到大学毕业。不过,她曾因未辅导女儿考大学表示内疚,女儿考大学她没花一个小时来辅导,连女儿的大学志愿表都没看到。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事问起女儿填的是哪所大学,她才想起说回去问问看。对这件事,焦扬曾感慨:“幸好女儿考上了,否则我真要后悔一辈子了!”  焦扬还曾自曝喜欢烹饪,会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给老公熨烫衣服,会忙里偷闲给全家煲一锅粥。她还曾对媒体感慨:“其实我以前也是个好妈妈,很会做饭的,还会煲靓汤,老公最爱吃我做的红烧茄子了。可是现在太忙,家里几乎不做饭。”  资料 | 微观上海、鲁中晨报、东方网等  校对 | 王坤

    撰文 | 李游  昨天(10月11日)晚上,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忙着关注“打虎女将”黄晓薇的职务变动时,获悉另一位政坛女将的职务也有了调整,调整事关小伙伴母校一把手。  果然,官方今日(10月12日)下午宣布了消息。焦扬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她此前是全国妇联副主席。焦扬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由复旦人出任一把手,复旦师生认为是好消息。  首任女书记  10月12日下午,复旦大学在光华楼吴文政报告厅举行全校教师干部大会。  中央组织部干部三局局长赵凡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焦扬同志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决定。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沈晓明,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徐泽洲出席会议并讲话。校长许宁生主持会议并讲话。干部大会(复旦大学官网图)  焦扬是复旦大学首任女性党委书记。所以看到复旦大学官网的新闻通稿,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最关心组织评价。代表中央到复旦宣读任命的赵凡是这么说的:  焦扬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大局意识和组织观念强,经过多岗位历练,领导经验比较丰富,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思路清晰,处事干练,抓工作有韧劲,事业心责任感强,勤奋敬业,为人正派,作风务实,性格开朗,有亲和力,要求自己比较严格。中央认为,焦扬同志担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是合适的。  这段评价可对照焦扬的履历来看:复旦大学官网更新的简历  另外,沈晓明代表教育部指出,焦扬同志曾在复旦大学学习、工作七年,对复旦大学怀有深厚感情,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强,政策把握水平高。徐泽洲代表上海市委也肯定,焦扬“政治立场坚定、党性观念强”、“党务工作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  上海市“市花”  对这次履新,焦扬说:“离开三十年,重返复旦园,既是一次为党工作的机会,又是一次再学习、再提高的机会。”焦扬(复旦大学官网图)  实际上,不论对复旦还是对上海,焦扬都是“熟面孔”,尤其是后者。此番回归上海,距其离开不过三年。2013年10月,时任上海市妇联主席焦扬,当选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2015年7月,当选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如果从入学复旦算起,今年59岁的焦扬此前已在上海学习、工作、生活30多年,人生过半岁月都在沪上度过,说得一口上海话。外界对她的评价许多都与上海有关,她曾被称作“城市的女儿,上海的名片”,还有人评价说,“上海有两朵市花,一朵是白玉兰,一朵是焦扬。”  对“市花”的评价,焦扬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说:每次打开google看到自己被称为“市花”很不好意思,“真恨不得他们马上把网页撤掉。”  焦扬在上海期间的履历中最突出的一段,是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2003年,SARS疫情爆发,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出常态化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焦扬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位省级政府新闻发言人,直至2008年初正式卸任。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焦扬  在有关SARS疫情的新闻发布中,焦扬最著名的一句话是“上海是安全的”。这句引发世界关注的话语背后,是在全世界都关注上海疫情时,上海市通过卫生部邀请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到上海来检查。WHO提出不要带记者,焦扬坚持要带记者,不光带中国记者,还要带外国记者,并且她坚持WHO官员走到哪儿,记者跟到哪儿。  在担任新闻发言人的近五年时间里,焦扬就上海机动车管理、上海水污染、社保基金案等重大事件的棘手提问,一一作出了回应。在发言人制度上,她还开创性地推出了“首问负责制”,“不向记者说无可奉告”等“铁律”,以自己独具的亲和力,赢得了外界的广泛尊重。“微笑,沉着,得体”是当时记者对焦扬的普遍印象。  引老市长朱镕基的话  在担任上海市新闻发言人期间,焦扬鲜少接受媒体采访。  2005年破例接受家乡淄博的媒体采访时,她说:“我是一般不接受采访的,起初当发言人时我就向媒体定下了规矩,一要报道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意义,二要报道好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三是不能炒作新闻发言人。今天家乡媒体来了,我就破例一次了!”  对此,她曾解释说:“新闻发言人虽然是个公众人物,但最重要的是信息,而不是个人形象,如果公众过于关注新闻发言人,信息本身就可能被淹没。”  1979年,在山东省委工作了2年多的焦扬,背着单位和父母悄悄复习功课,最终以济南文科第一名考上复旦大学。在接受家乡媒体采访时,焦扬回顾了自己入读复旦前的经历:  “我在淄博六中上学时,每门成绩都是优秀,连良都没有得过。同时我也是绘画、表演、体育等各种活动的爱好者。我觉得应当从小打下基础。”  “我喜欢看书,在周村南阎镇知青点插队时,我只有40多公斤,和男同志一样拿最高的工分,每天坚持看书到23:00。”  卸任新闻发言人后,焦扬担任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与书打交道是重要的工作内容。自2005年起,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大事。焦扬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上海书展门票收入最终全部返还给出版社。“我常常和我们的同事说,记住上海老市长的话,要‘长袖又善舞,精明又高明’,这种小的让利,绝对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好书。”  焦扬说:“朱镕基在上海做市长时,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处长。他曾经批评上海人,‘精明不高明,长袖不善舞’,有这么好的舞台,不演出波澜壮阔的话剧,根本在于不够开放、不够大气、不够宽容。”  曾指出妇联边缘化  身为女性官员,焦扬对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也有自己的理解:“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妇联工作经历,也是焦扬的重要经历。焦扬曾对媒体谈过对妇联角色的理解:第一是维护者,为妇女姐妹维护权益,这是妇联的天职,也是它存在的理由,如果不能为妇女维权,妇联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第二是发言人、代言人,女性的代言人,要大声发出声音。  她当时表示,各级妇联为维护女性权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发声不够,在社会上的声音很小,以至于妇联组织不知怎么就被边缘化了。因此,一到妇联,她就建立了上海市妇联新闻发言人制度,新闻发言人发布会每月一次,碰到妇女或儿童性侵,随时要发声。  在其履职期间,就上海女童校园性侵案件,上海市妇联曾第一时间发声,并邀请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就如何保护女童探讨家长的责任、社会的责任、政府的责任。焦扬在发布会上  转入全国妇联任职之后,焦扬还曾就废除嫖宿幼女罪发声。焦扬称,出于对幼女人身权利保护的充分考虑,全国人大废除嫖宿幼女罪,加大了对性侵女童违法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有利于对幼女的统一保护,也能充分体现对幼女特殊保护的立法精神。  自曝很会做饭  工作之外,焦扬在公开采访中偶尔也会谈到家庭,她的女儿也毕业于复旦大学。  对女儿,焦扬认为在品行教育方面自己花了很多的工夫。她曾说:“那时候每天晚上临睡之前讲故事,那都是我必须要做的功课,所以在孩子五年级以前我关心还是比较多的,当然功课我不会更多的管。”身着旗袍的焦扬  焦扬很注重培养女儿的独立性,四年级时她就让女儿自己乘公交车上学,五年级读完,六年级开始就住校,一直到大学毕业。不过,她曾因未辅导女儿考大学表示内疚,女儿考大学她没花一个小时来辅导,连女儿的大学志愿表都没看到。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事问起女儿填的是哪所大学,她才想起说回去问问看。对这件事,焦扬曾感慨:“幸好女儿考上了,否则我真要后悔一辈子了!”  焦扬还曾自曝喜欢烹饪,会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给老公熨烫衣服,会忙里偷闲给全家煲一锅粥。她还曾对媒体感慨:“其实我以前也是个好妈妈,很会做饭的,还会煲靓汤,老公最爱吃我做的红烧茄子了。可是现在太忙,家里几乎不做饭。”  资料 | 微观上海、鲁中晨报、东方网等  校对 | 王坤

    撰文 | 李游  昨天(10月11日)晚上,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忙着关注“打虎女将”黄晓薇的职务变动时,获悉另一位政坛女将的职务也有了调整,调整事关小伙伴母校一把手。  果然,官方今日(10月12日)下午宣布了消息。焦扬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她此前是全国妇联副主席。焦扬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由复旦人出任一把手,复旦师生认为是好消息。  首任女书记  10月12日下午,复旦大学在光华楼吴文政报告厅举行全校教师干部大会。  中央组织部干部三局局长赵凡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焦扬同志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决定。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沈晓明,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徐泽洲出席会议并讲话。校长许宁生主持会议并讲话。干部大会(复旦大学官网图)  焦扬是复旦大学首任女性党委书记。所以看到复旦大学官网的新闻通稿,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最关心组织评价。代表中央到复旦宣读任命的赵凡是这么说的:  焦扬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大局意识和组织观念强,经过多岗位历练,领导经验比较丰富,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思路清晰,处事干练,抓工作有韧劲,事业心责任感强,勤奋敬业,为人正派,作风务实,性格开朗,有亲和力,要求自己比较严格。中央认为,焦扬同志担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是合适的。  这段评价可对照焦扬的履历来看:复旦大学官网更新的简历  另外,沈晓明代表教育部指出,焦扬同志曾在复旦大学学习、工作七年,对复旦大学怀有深厚感情,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强,政策把握水平高。徐泽洲代表上海市委也肯定,焦扬“政治立场坚定、党性观念强”、“党务工作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  上海市“市花”  对这次履新,焦扬说:“离开三十年,重返复旦园,既是一次为党工作的机会,又是一次再学习、再提高的机会。”焦扬(复旦大学官网图)  实际上,不论对复旦还是对上海,焦扬都是“熟面孔”,尤其是后者。此番回归上海,距其离开不过三年。2013年10月,时任上海市妇联主席焦扬,当选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2015年7月,当选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如果从入学复旦算起,今年59岁的焦扬此前已在上海学习、工作、生活30多年,人生过半岁月都在沪上度过,说得一口上海话。外界对她的评价许多都与上海有关,她曾被称作“城市的女儿,上海的名片”,还有人评价说,“上海有两朵市花,一朵是白玉兰,一朵是焦扬。”  对“市花”的评价,焦扬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说:每次打开google看到自己被称为“市花”很不好意思,“真恨不得他们马上把网页撤掉。”  焦扬在上海期间的履历中最突出的一段,是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2003年,SARS疫情爆发,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出常态化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焦扬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位省级政府新闻发言人,直至2008年初正式卸任。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焦扬  在有关SARS疫情的新闻发布中,焦扬最著名的一句话是“上海是安全的”。这句引发世界关注的话语背后,是在全世界都关注上海疫情时,上海市通过卫生部邀请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到上海来检查。WHO提出不要带记者,焦扬坚持要带记者,不光带中国记者,还要带外国记者,并且她坚持WHO官员走到哪儿,记者跟到哪儿。  在担任新闻发言人的近五年时间里,焦扬就上海机动车管理、上海水污染、社保基金案等重大事件的棘手提问,一一作出了回应。在发言人制度上,她还开创性地推出了“首问负责制”,“不向记者说无可奉告”等“铁律”,以自己独具的亲和力,赢得了外界的广泛尊重。“微笑,沉着,得体”是当时记者对焦扬的普遍印象。  引老市长朱镕基的话  在担任上海市新闻发言人期间,焦扬鲜少接受媒体采访。  2005年破例接受家乡淄博的媒体采访时,她说:“我是一般不接受采访的,起初当发言人时我就向媒体定下了规矩,一要报道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意义,二要报道好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三是不能炒作新闻发言人。今天家乡媒体来了,我就破例一次了!”  对此,她曾解释说:“新闻发言人虽然是个公众人物,但最重要的是信息,而不是个人形象,如果公众过于关注新闻发言人,信息本身就可能被淹没。”  1979年,在山东省委工作了2年多的焦扬,背着单位和父母悄悄复习功课,最终以济南文科第一名考上复旦大学。在接受家乡媒体采访时,焦扬回顾了自己入读复旦前的经历:  “我在淄博六中上学时,每门成绩都是优秀,连良都没有得过。同时我也是绘画、表演、体育等各种活动的爱好者。我觉得应当从小打下基础。”  “我喜欢看书,在周村南阎镇知青点插队时,我只有40多公斤,和男同志一样拿最高的工分,每天坚持看书到23:00。”  卸任新闻发言人后,焦扬担任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与书打交道是重要的工作内容。自2005年起,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大事。焦扬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上海书展门票收入最终全部返还给出版社。“我常常和我们的同事说,记住上海老市长的话,要‘长袖又善舞,精明又高明’,这种小的让利,绝对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好书。”  焦扬说:“朱镕基在上海做市长时,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处长。他曾经批评上海人,‘精明不高明,长袖不善舞’,有这么好的舞台,不演出波澜壮阔的话剧,根本在于不够开放、不够大气、不够宽容。”  曾指出妇联边缘化  身为女性官员,焦扬对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也有自己的理解:“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妇联工作经历,也是焦扬的重要经历。焦扬曾对媒体谈过对妇联角色的理解:第一是维护者,为妇女姐妹维护权益,这是妇联的天职,也是它存在的理由,如果不能为妇女维权,妇联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第二是发言人、代言人,女性的代言人,要大声发出声音。  她当时表示,各级妇联为维护女性权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发声不够,在社会上的声音很小,以至于妇联组织不知怎么就被边缘化了。因此,一到妇联,她就建立了上海市妇联新闻发言人制度,新闻发言人发布会每月一次,碰到妇女或儿童性侵,随时要发声。  在其履职期间,就上海女童校园性侵案件,上海市妇联曾第一时间发声,并邀请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就如何保护女童探讨家长的责任、社会的责任、政府的责任。焦扬在发布会上  转入全国妇联任职之后,焦扬还曾就废除嫖宿幼女罪发声。焦扬称,出于对幼女人身权利保护的充分考虑,全国人大废除嫖宿幼女罪,加大了对性侵女童违法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有利于对幼女的统一保护,也能充分体现对幼女特殊保护的立法精神。  自曝很会做饭  工作之外,焦扬在公开采访中偶尔也会谈到家庭,她的女儿也毕业于复旦大学。  对女儿,焦扬认为在品行教育方面自己花了很多的工夫。她曾说:“那时候每天晚上临睡之前讲故事,那都是我必须要做的功课,所以在孩子五年级以前我关心还是比较多的,当然功课我不会更多的管。”身着旗袍的焦扬  焦扬很注重培养女儿的独立性,四年级时她就让女儿自己乘公交车上学,五年级读完,六年级开始就住校,一直到大学毕业。不过,她曾因未辅导女儿考大学表示内疚,女儿考大学她没花一个小时来辅导,连女儿的大学志愿表都没看到。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事问起女儿填的是哪所大学,她才想起说回去问问看。对这件事,焦扬曾感慨:“幸好女儿考上了,否则我真要后悔一辈子了!”  焦扬还曾自曝喜欢烹饪,会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给老公熨烫衣服,会忙里偷闲给全家煲一锅粥。她还曾对媒体感慨:“其实我以前也是个好妈妈,很会做饭的,还会煲靓汤,老公最爱吃我做的红烧茄子了。可是现在太忙,家里几乎不做饭。”  资料 | 微观上海、鲁中晨报、东方网等  校对 | 王坤

    起底复旦首任女书记:曾是上海“市花”(图)

    起底复旦首任女书记:曾是上海“市花”(图)

    撰文 | 李游  昨天(10月11日)晚上,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忙着关注“打虎女将”黄晓薇的职务变动时,获悉另一位政坛女将的职务也有了调整,调整事关小伙伴母校一把手。  果然,官方今日(10月12日)下午宣布了消息。焦扬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她此前是全国妇联副主席。焦扬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由复旦人出任一把手,复旦师生认为是好消息。  首任女书记  10月12日下午,复旦大学在光华楼吴文政报告厅举行全校教师干部大会。  中央组织部干部三局局长赵凡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关于焦扬同志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决定。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沈晓明,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徐泽洲出席会议并讲话。校长许宁生主持会议并讲话。干部大会(复旦大学官网图)  焦扬是复旦大学首任女性党委书记。所以看到复旦大学官网的新闻通稿,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最关心组织评价。代表中央到复旦宣读任命的赵凡是这么说的:  焦扬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大局意识和组织观念强,经过多岗位历练,领导经验比较丰富,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思路清晰,处事干练,抓工作有韧劲,事业心责任感强,勤奋敬业,为人正派,作风务实,性格开朗,有亲和力,要求自己比较严格。中央认为,焦扬同志担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是合适的。  这段评价可对照焦扬的履历来看:复旦大学官网更新的简历  另外,沈晓明代表教育部指出,焦扬同志曾在复旦大学学习、工作七年,对复旦大学怀有深厚感情,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强,政策把握水平高。徐泽洲代表上海市委也肯定,焦扬“政治立场坚定、党性观念强”、“党务工作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  上海市“市花”  对这次履新,焦扬说:“离开三十年,重返复旦园,既是一次为党工作的机会,又是一次再学习、再提高的机会。”焦扬(复旦大学官网图)  实际上,不论对复旦还是对上海,焦扬都是“熟面孔”,尤其是后者。此番回归上海,距其离开不过三年。2013年10月,时任上海市妇联主席焦扬,当选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2015年7月,当选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如果从入学复旦算起,今年59岁的焦扬此前已在上海学习、工作、生活30多年,人生过半岁月都在沪上度过,说得一口上海话。外界对她的评价许多都与上海有关,她曾被称作“城市的女儿,上海的名片”,还有人评价说,“上海有两朵市花,一朵是白玉兰,一朵是焦扬。”  对“市花”的评价,焦扬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说:每次打开google看到自己被称为“市花”很不好意思,“真恨不得他们马上把网页撤掉。”  焦扬在上海期间的履历中最突出的一段,是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2003年,SARS疫情爆发,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出常态化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焦扬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位省级政府新闻发言人,直至2008年初正式卸任。担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焦扬  在有关SARS疫情的新闻发布中,焦扬最著名的一句话是“上海是安全的”。这句引发世界关注的话语背后,是在全世界都关注上海疫情时,上海市通过卫生部邀请世界卫生组织(WHO)官员到上海来检查。WHO提出不要带记者,焦扬坚持要带记者,不光带中国记者,还要带外国记者,并且她坚持WHO官员走到哪儿,记者跟到哪儿。  在担任新闻发言人的近五年时间里,焦扬就上海机动车管理、上海水污染、社保基金案等重大事件的棘手提问,一一作出了回应。在发言人制度上,她还开创性地推出了“首问负责制”,“不向记者说无可奉告”等“铁律”,以自己独具的亲和力,赢得了外界的广泛尊重。“微笑,沉着,得体”是当时记者对焦扬的普遍印象。  引老市长朱镕基的话  在担任上海市新闻发言人期间,焦扬鲜少接受媒体采访。  2005年破例接受家乡淄博的媒体采访时,她说:“我是一般不接受采访的,起初当发言人时我就向媒体定下了规矩,一要报道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意义,二要报道好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三是不能炒作新闻发言人。今天家乡媒体来了,我就破例一次了!”  对此,她曾解释说:“新闻发言人虽然是个公众人物,但最重要的是信息,而不是个人形象,如果公众过于关注新闻发言人,信息本身就可能被淹没。”  1979年,在山东省委工作了2年多的焦扬,背着单位和父母悄悄复习功课,最终以济南文科第一名考上复旦大学。在接受家乡媒体采访时,焦扬回顾了自己入读复旦前的经历:  “我在淄博六中上学时,每门成绩都是优秀,连良都没有得过。同时我也是绘画、表演、体育等各种活动的爱好者。我觉得应当从小打下基础。”  “我喜欢看书,在周村南阎镇知青点插队时,我只有40多公斤,和男同志一样拿最高的工分,每天坚持看书到23:00。”  卸任新闻发言人后,焦扬担任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与书打交道是重要的工作内容。自2005年起,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大事。焦扬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上海书展门票收入最终全部返还给出版社。“我常常和我们的同事说,记住上海老市长的话,要‘长袖又善舞,精明又高明’,这种小的让利,绝对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好书。”  焦扬说:“朱镕基在上海做市长时,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处长。他曾经批评上海人,‘精明不高明,长袖不善舞’,有这么好的舞台,不演出波澜壮阔的话剧,根本在于不够开放、不够大气、不够宽容。”  曾指出妇联边缘化  身为女性官员,焦扬对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也有自己的理解:“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妇联工作经历,也是焦扬的重要经历。焦扬曾对媒体谈过对妇联角色的理解:第一是维护者,为妇女姐妹维护权益,这是妇联的天职,也是它存在的理由,如果不能为妇女维权,妇联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第二是发言人、代言人,女性的代言人,要大声发出声音。  她当时表示,各级妇联为维护女性权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发声不够,在社会上的声音很小,以至于妇联组织不知怎么就被边缘化了。因此,一到妇联,她就建立了上海市妇联新闻发言人制度,新闻发言人发布会每月一次,碰到妇女或儿童性侵,随时要发声。  在其履职期间,就上海女童校园性侵案件,上海市妇联曾第一时间发声,并邀请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就如何保护女童探讨家长的责任、社会的责任、政府的责任。焦扬在发布会上  转入全国妇联任职之后,焦扬还曾就废除嫖宿幼女罪发声。焦扬称,出于对幼女人身权利保护的充分考虑,全国人大废除嫖宿幼女罪,加大了对性侵女童违法犯罪行为的惩罚力度,有利于对幼女的统一保护,也能充分体现对幼女特殊保护的立法精神。  自曝很会做饭  工作之外,焦扬在公开采访中偶尔也会谈到家庭,她的女儿也毕业于复旦大学。  对女儿,焦扬认为在品行教育方面自己花了很多的工夫。她曾说:“那时候每天晚上临睡之前讲故事,那都是我必须要做的功课,所以在孩子五年级以前我关心还是比较多的,当然功课我不会更多的管。”身着旗袍的焦扬  焦扬很注重培养女儿的独立性,四年级时她就让女儿自己乘公交车上学,五年级读完,六年级开始就住校,一直到大学毕业。不过,她曾因未辅导女儿考大学表示内疚,女儿考大学她没花一个小时来辅导,连女儿的大学志愿表都没看到。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事问起女儿填的是哪所大学,她才想起说回去问问看。对这件事,焦扬曾感慨:“幸好女儿考上了,否则我真要后悔一辈子了!”  焦扬还曾自曝喜欢烹饪,会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给老公熨烫衣服,会忙里偷闲给全家煲一锅粥。她还曾对媒体感慨:“其实我以前也是个好妈妈,很会做饭的,还会煲靓汤,老公最爱吃我做的红烧茄子了。可是现在太忙,家里几乎不做饭。”  资料 | 微观上海、鲁中晨报、东方网等  校对 | 王坤